ag电子如何爆大奖|ag电子技巧攻略
 

亂世麗姝

第三百零五章 愛情破滅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秋茉莉 書名:亂世麗姝

    這時她腦子里什么地方有一把緩緩燃著的火升起來了,憤怒開始要掃除其余的一切。

    武珝想起了詩柔,突然看到她那雙寧靜的仿佛正在出神的黑色的眼睛,她那雙溫和的小手和那種高雅文靜的神態。于是她的怒火爆發了。

    “你這個懦夫!你是害怕跟我結婚嘍!你是寧愿同那個愚蠢的小傻瓜過日子,她開口閉口‘是的’、‘是的’,還會養出一群像她那樣百依百順的小崽子來呢!為什么——”

    “你不能把詩柔說成這樣!”

    “什么‘你不能’,去你的吧!你算老幾,要來教訓我不能這樣不能那樣?你是個膽小鬼,你混蛋。你讓我相信你準備娶我——”

    “武珝,你一定是誤會了,我從來沒有說過要娶你啊——”他用懇求的口氣說。

    的確,他從來沒有跨越過跟她的友誼關系的界限,可是她想到這一點,怒火就更旺了,因為這有傷她的自尊心和女性的虛榮。她一直在追求他,可他一點也不動心。他寧愿要詩柔這樣臉色蒼白、xiong脯平平的小傻瓜也不要她。啊,她要是遵照母親的教訓,連一絲喜歡的意思也從不向他透露,那會好得多呢——比面對這種羞死人的場面更不知要好到哪里去了!

    兩只手緊緊握拳,“我要恨你一輩子,你這混蛋——你這下流——下流——”她要用一個最惡毒的字眼,可是怎么也想不出來。

    “武珝——請你——”

    他向她伸出手來,可這時她使出全身力氣狠狠地打了他一個耳光,那噼啪的響聲在這靜靜的公園里就像抽了一鞭子似的。緊接著她的怒氣突然消失,心中只剩下一陣凄涼。

    她那紅紅的手掌印明顯地留在他白皙而疲倦的臉上。

    他一句話也沒說,默默地轉身走了。

    她因為怒氣一過,兩個膝頭便酸軟無力了。他走了,可是他那張被抽打的臉孔的印象將終生留在她的記憶中。

    她聽見他徐緩而低沉的腳步聲在公園盡頭漸漸消失,這才覺得她這番舉動的嚴重后果已全部由她來承擔了。她已永遠失去了他。從此還會恨她,每次看見她都會記起她曾在根本沒得到他鼓勵的情況下就要將自己委身于他了。

    武珝的世界崩塌了。天地突然一片寂靜,死一般地寂靜,一切聲音好像都消失了。太安靜了,靜得她能聽到自己的心沉落的聲音,不覺得痛,只是感覺越來越黑,深幽幽的洞,一點點沉沒,不知何時會砸在堅冷的地上。她感到冷冽,冷得直透人心。

    咔嚓一聲,還未覺得痛,心上已經有了道道裂紋,半晌后,疼痛才沿著縱橫的裂紋絲絲縷縷地漫入全身,疼得身子微微地顫。

    “我像妓.女一樣下賤了!”她突然這樣想,這越發刺痛了她,于是又大為生氣,生自己的氣,生藍淳風的氣,生人世間的氣。因為她恨自己,恨這一切,這是出于一種因為自己17歲的愛情遭到挫折和屈辱而產生的怨憤。她的愛中只混進了一點點真正的柔情,大部分是虛榮心混雜著對自己魅力的迷信。現在她失敗了,而比失敗感更沉重的是她的恐懼,懼怕自己已淪為公眾的笑柄。會不會人人都恥笑她?想到這里她就渾身戰栗起來。

    ……

    在心上人藍淳風和詩柔結婚后,深受打擊的武珝賭氣和一個一直追求她的富商的兒子韋延遠結了婚,韋延遠比她大一歲,長的豐神俊朗,雖然沒有藍淳風漂亮,但也不錯。而且家境殷實,比藍淳風家有錢。韋延遠對她很好,很愛她,不過武珝因為心里一直裝著藍淳風,所以對丈夫的愛基本都是麻木沒感覺。

    賭氣的決定一般都是愚蠢的,由于沒有愛情基礎,婚后武珝過的一點都不幸福。

    這樣無愛的婚姻持續了一年多,酷愛賽馬的韋延遠不幸在一次比賽中意外墜馬身亡,于是年僅18歲的武珝成了一個年輕的寡婦。

    由于不愛丈夫韋延遠,所以對他的死并沒有感到悲痛,她仍然念念不忘心上人藍淳風。

    好像武珝的癡情感動了上天,在武珝19歲那年,藍淳風的妻子詩柔在分娩第一個孩子時候,因為身材太瘦弱,骨盆太小,難產身亡,孩子也沒有保住。

    這一下,武珝的機會來了,她欣喜若狂,整天有事沒事就往藍淳風家跑,去安慰悲痛的藍淳風,去幫忙料理許多事情,終于,兩個月后,被感動的藍淳風接受了武珝對他的愛情,兩人生活在了一起。

    當聽到藍淳風答應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時候,武珝高興得都要暈過去,她感到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幸運的女人。雖然藍淳風說妻子剛剛去世兩個月,他還不能正式和她結婚,但她也無所謂,只要能和心愛的人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她就是什么名分都沒有也行。

    武珝以為她的幸福生活即將開始了。但現實總是殘酷的,所謂:“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當武珝和藍淳風終于生活在一起的時候,武珝卻失望透頂。

    她發現他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完美,他有口臭,他身上有股蘚,他睡覺磨牙放屁,他有腳氣,腳非常臭,他整天沉浸在虛幻的詩詞中,只喜歡和一群同樣虛幻的詩人在一起整日喝酒吟詩,不關心她,不會賺錢,不會養家,不會干家務,無法解決生活中的各種困難,所有的家庭重擔都落到她一個柔弱的女人的肩膀上。

    他雖然長得高大俊美,但就是個“銀樣镴槍頭”,在fang事上根本就不能滿足欲望強烈的她!每次都沒有事前和事后的愛撫,發泄完倒頭就睡,滿嘴酒臭加上口臭,讓她惡心欲吐,沒有一次讓她感到快樂的。把她純粹當做了一個泄.欲的馬桶,而不是一個需要疼愛的女人。

    武珝失望透頂,她原來一直拼命追求的愛情最后竟然是這樣的失望結果,藍淳風除過有一副好皮囊外,簡直就是個廢物。

    這感覺就像是:一位情人發現他的愛人睡在長滿青苔的河岸上,他希望看一眼她漂亮的面孔而不驚醒她。他悄悄地踏上草地,注意不發出一點聲響,他停下腳步——想象她翻了個身。他往后退去,千方百計要不讓她看到。四周萬籟俱寂。他再次往前走去,向她低下頭去。她的臉上蓋著一塊輕紗。他揭開面紗,身子彎得更低了。這會兒他的眼睛期待著看到這個美人兒——安睡中顯得熱情、年青和可愛。他的第一眼多么急不可耐!但他兩眼發呆了:他多么吃驚!他又何等突然,何等激烈地緊緊抱住不久之前連碰都不敢碰的這個軀體,用手指去碰它!他大聲呼叫著一個名字,放下了抱著的身軀,狂亂地直愣愣瞧著它。他于是緊抱著,呼叫著,凝視著,因為他不再擔心他發出的任何聲音,所做的任何動作會把她驚醒。他以為他的愛人睡得很甜。——但卻發現她早己死去了!!!

    武珝的愛情美夢就像肥皂泡一樣破滅了!

    她如墜冰窖,失望透頂,絕望透頂!

    她從一場美夢中醒來,發現全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兩人整天吵架。

    ……

    這天,外邊下著冰冷的小雨,武珝因為例假來了,小腹如刀攪般疼痛,她臉色蒼白,疼得渾身冒冷汗,但那漂亮的愛人藍淳風卻整天不見蹤影,直到晚上,才醉醺醺地從外邊回來,衣服也不脫,看到她疼得滿頭冷汗,臉都疼得扭曲了,卻連一句關心語也沒有。就那么直挺挺地往床上一趟,呼呼入睡了。

    她望著睡得像死豬一樣的藍淳風,眼中的一切都熄滅死寂了。

    武珝的心咔嚓碎裂,她甚至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就像一個掉到硬地板上的玻璃杯一樣,變成了無數的碎片。

    武珝再也無法忍受了,她終于爆發了,她摔門而去,一路狂奔,跑呀,跑呀,就像發了瘋!

    她心中苦不勝情,緊咬著嘴唇,一絲腥甜慢慢在口中漫開。

    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前面,其實卻一無所見。

    外邊冰涼而潮濕的晚風吹拂著她的面孔。

    小雨已停了,除了偶爾聽到檐頭滴水的聲音,周圍是一片寂靜,世界被包圍在滿天冰冷的濃霧中。

    她氣喘吁吁地跑回自己的裁縫鋪,這時裙子濕了,清冷地卷著她的小腿,肺好像要炸了似的,扎得緊緊的胸褡勒著兩肋,快把她的心臟壓扁了,小腹疼得好像攪在了一起。

    過往的疼痛在這一刻幾乎瘋涌而上,她沒有分析它的精力,只是覺得沒意思、太沒意思……“我的這幾年到底干了些什么?所謂最耀眼的青春歲月,全部扔在一個名為“愛”的泥堆里!”

    而此時此刻想起那些很久以前自以為浪漫的瞬間,只覺得疲倦和嘲諷,……什么境界什么美麗,她和他的浪漫過去只是自己自以為是的想象。

    武珝突然感到特別疲倦,好像有生以來還從沒過這樣疲倦。關上門后,一頭倒在床上,她那渾身的緊張狀態,那給了她力量一直在奮斗的緊張狀態,便突然松懈下來。她覺得自己已筋疲力盡,感情枯竭,已沒有悲傷和悔恨,沒有恐懼和驚異了。她疲倦,她疼痛,她的心在遲鈍地機械的跳動,就像墻上那座時鐘似的。

    她審視著她的愛情,心里打著寒顫,象冰冷搖籃里的一個病孩,病痛已經纏身。

    她宛若受了傷的狼,靜靜臥于一角,獨自舔舐傷口。

    忽然間一股電流仿佛通過了她的全身,有一種東西出其不意地襲擊她的心窩,她疼痛萬分,好像覺得她身上有一塊東西給扯掉似的,她的心在死去,她的心在流血。

    從那感覺遲鈍近乎麻木的狀態中,有一個思想慢慢明晰起來。“愛情原來是虛幻的!”但認識到這一點她并不感到痛苦。這本來應該是很痛苦的。她本該感到凄涼,傷心,發出絕望的喊叫。因為她一直依靠著他的愛在生活。它支持著她闖過了那么多艱難險阻。不過,事實畢竟是事實。她已經不愛他了。她不愛他,所以無論他做什么說什么,都不會使她傷心了。

    她腦袋疲憊地擱在枕頭上。要設法排除這個念頭是沒有用的;要對自己說:“可是我的確愛他。我愛了他多少年。愛情不能在頃刻之間變得冷淡,”那也是沒有用的。

    但是它能變,而且已經變了。

    “除了在我的想像中外,他從來就沒有真正存在過,”她厭倦地想。“我愛的是某個我自己虛構的東西,那個東西就像詩柔一樣死了。我縫制了一套美的衣服,并且愛上了它。后來藍淳風從遠處走來,他顯得那么漂亮,那么與眾不同,我便把那套衣服給他穿上,也不管他穿了是否合適。我不想看清楚他究竟怎么樣。我一直愛著那套美麗的衣服——而根本不是愛他這個人。”現在她可追憶到許多年前,看見她自己穿一件綠底白花細布衣裙站在長安的陽光下,被那位走過來的俊美倜儻的青年吸引住了。如今她已經清楚地看出,他只不過是她自己的一個幼稚幻影。并不比她從母親手里哄到的那副海藍寶石耳墜更為重要。那副耳墜她也曾熱烈地向往過,可是一旦得到,它們就沒什么值得可貴的了,就像除了金錢以外的任何東西那樣,一到她手里就失掉了價值。藍淳風也是這樣,假使她在那些遙遠的日子最初就拒絕跟他結婚而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他也早就不會有什么價值了。假如她曾經支配過他,看見過他也像別的男孩子那樣從熱烈、焦急發展到嫉妒、慍怒、乞求,那么,當她遇到一個新的男人時,她那一度狂熱的迷戀也就會消失,就好比一片迷霧在太陽出現和輕風吹來時很快飄散一樣。

    “我以前多么傻啊!”她懊惱地想。“如今就得付出很大代價了。我以前經常盼望的事現在已經發生。我盼望過詩柔早死,讓我能有機會得到他。現在詩柔真的死了,我可以得到他了,可是我卻不想要他了。哪怕把他放在金盤子里送來,我也不會要呢!我就——即使今后再也看不見他,我也無所謂了。”

    她腦袋疼得似乎要炸裂,想痛哭一場,但是沒有眼淚。

    這場災難實在太深重了,已經不是眼淚所能表現的了。她的身子在顫抖。她生活中那個堅不可破的堡壘崩潰的聲音仍在她心中回響,好像在她耳旁轟隆一聲坍塌了。她知道,想到這件事時,無論是明天或她一生中哪一個明天,都會一樣是痛苦的。

    眼淚已堵住胸口,可是流不出來。

    “我原來一直苦苦追求的所謂的美好愛情不過是一個謊言,是個幻想,那個她一直深愛,一直拼命追求的男人原來如此不中用,驢屎蛋.子外面光,除過長的漂亮外,簡直就是一個窩囊廢!”武珝狠狠地啐了一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極限保衛凰女天下大漢神醫嫡女在上:殿下,請自重!亂三國之呂布折腰令率土風云起漢末明末之草木皆兵殊途難同歸穿越大宋重拾舊山河笙歌雪刃海州庶氓重生三國之上將潘鳳

如果您喜歡,請把《亂世麗姝第三百零五章 愛情破滅》,方便以后閱讀亂世麗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亂世麗姝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ag电子如何爆大奖 姐妹们推荐一下手机赚钱软件 黑彩票论坛网站大全 pk彩票安卓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河北11选5任选4复式 3d试机号最近30期 大学什么比较赚钱方法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500完整n 一尾中特规律公式 澳门华体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