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电子如何爆大奖|ag电子技巧攻略
 

大明咸魚

第一百七十四章 朱瞻基也學壞了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天煌貴胄 書名:大明咸魚

    朱瞻基嘆了一聲,語氣中充滿了糾結:“這眼看著就快要過年了,你那一百多個學生怎么辦?還有,你也該成婚了吧?”

    楊少峰沉默了半晌,然后才開口道:“伊逍和白庚當初是怎么過來的?現在他們的水平如何?這些都是明擺著的事情,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出仕為官,不是說當了官就行的,吃不了苦,不知百姓疾苦,這樣兒的官員你要來干什么?天天跟你玩子曰詩云,有個蛋用?

    至于我,成婚的事情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涯——林家的院子沒弄好之前,我怎么迎親?要是跑到京城去,這順天府的一大攤子事情就得交給別人來辦,交給誰?”

    朱瞻基嘆了一聲,說道:“祖父大人把咱們捆在這里,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讓咱們回去。”

    大殿之中,朱老四半瞇著眼睛坐在凳子上,等到夏原吉斟好了一杯茶水之后,才淡淡的開口道:“看到了吧,就是這么兩個混賬東西。”

    夏原吉表示不想跟朱老四說話——夸孫兒出息的是你,現在捆著他們的也是你。

    關鍵是,你捆你孫子玩就捆唄,你捆人家楊狀元干啥?凍壞了咋辦?

    朱老四瞧著夏原吉滿臉不情愿的模樣,忍不住笑道:“那個混賬東西一口一個夏老摳的喊著,你也不氣?”

    夏原吉道:“國庫啊,臣執掌國庫這許多年,越來越力不從心,如今國庫之中漸漸有了些存銀,他喊幾聲夏老摳,臣又有什么好生氣的?就當他在夸贊微臣便是了。”

    朱老四搖頭笑了笑,忽然又轉移了話題:“交趾那邊又出問題,李彬上奏說黎利反叛,遣都督朱廣平叛,陣斬六十余,生擒范晏等百余賊,李彬請陣前誅之,朕已經允了。”

    無視了夏原吉一個勁抽搐的老臉,朱老四又接著道:“你說,交趾到底怎么才能徹底平定下來?莫非還要讓朕把張輔調回去?”

    夏原吉的嘴角又抽了抽,然后才開口道:“陛下若是不急,就再忍上幾年,等都城諸事完畢之后,讓楊癲瘋去交趾。”

    朱老四嗯了一聲,卻又問道:“為何?”

    “啟奏陛下,”夏原吉斟酌著道:“張輔打仗厲害,殺人夠狠,所以能鎮得住交趾,而李彬的性子卻軟了些,又沒有什么殺人立威的行為,所以交趾人不怕他。

    但是這兩個人,好歹都能算得上實誠君子,又哪兒能及得上楊癲瘋那么壞?再想想邊市城出現之后,韃靼與瓦剌不戰而歸。

    正所謂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如今狀元公正是年輕力壯之時,為君父分憂也是本分,所以臣覺得,讓楊癲瘋去正好。”

    朱老四斜了夏原吉一眼,說道:“那你知不知道,楊癲瘋還曾經說過,交趾那里最好的處置方式就是留地不留人,以后再遷民實邊?”

    夏原吉點了點頭,說道:“陛下可知,現在最支持狀元工留地不留人之說的是誰?”

    “是吳中。工部那邊已經把永樂十六年的預算做了一部分,發現最大的支出就是在人力上面。若是按照楊癲瘋的說法,工部可得數十上百萬不用給工錢的勞工,能修的路更多,能修整的河道也更多。

    其次,微臣也贊成楊癲瘋的說法。如今國庫空虛,但凡是能省下一些銀錢,都是極好的,誰管他交趾去死?”

    朱老四嗯了一聲,半瞇著眼睛敲了敲桌子,忽然對無心吩咐道:“讓那兩個混賬東西滾回去吧。”

    ……

    楊少峰看著球場上狼奔豕突的模樣,忍不住揉了揉額頭,說道:“絕對不行,這么搞下去,還不如干脆讓他們真刀實槍的干上一場,活下來的算贏。”

    朱瞻基臉色陰沉的道:“你胡說八道些什么?什么叫活下來的算贏?”

    楊少峰指了指球場,跳著腳道:“你自己看!有了盔甲,這些個混賬更不遵守規則了,好好的足球愣是讓他們踢成了一場戰爭,一個個恨不得直接把對面的人給撞死,這叫踢球?這叫殺人!”

    就這么幾句話的功夫,球場上又抬下去一個受了傷的,換上了一個替補,朱瞻基的眼角抽了抽,說道:“那你說怎么辦?”

    楊少峰來回踱了幾步,說道:“不讓他們穿盔甲,誰要是再惡意鏟人踢人,不僅要直接罰下場,還要扣錢。”

    朱瞻基道:“錢!每次你都是靠錢來解決問題?”

    “那是當然,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什么問題。”

    楊少峰反駁了一句,又接著說道:“現在的情況就在這里明擺著,你不完善規則,不給他們加限制,他們就能把好好的足球給你玩成橄欖球。”

    朱瞻基道:“什么是橄欖球?”

    等到反應過來之后,楊少峰簡直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說道:“你就當是足球,可以抱在懷里,一群人穿上盔甲去搶一個球玩。還有,咱們現在說的是足球,不是橄欖球,你別轉移話題好嗎?”

    朱瞻基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先按你說的辦,回頭我去琢磨琢磨這什么橄欖球去。不過,你真打算讓徐景昌他們也摻與進來?”

    楊少峰道:“怎么,徐景昌還能不愿意?”

    朱瞻基道:“怎么可能不愿意。你打斷了徐欽的腿,徐景昌巴不得跟你多親近親近呢,又怎么會不愿意。”

    楊少峰頓時瞪著朱瞻基道:“誰告訴你是我打斷的徐欽的腿?就不能是他走路不小心摔斷的?沒有證據,你這就是誣陷好人啊你。”

    “呸!就你還好人?”

    朱瞻基先是罵了一聲,然后才說道:“徐欽在順天府唯一一唯仇人就是你,再加上當時周圍不見人,臉上不見血,這些手法跟你常用的簡直如出一轍,不是你,又是誰?”

    左右瞧了瞧,楊少峰干脆嘿嘿笑著道:“教你一招啊,千萬記住嘍,叫做寧為人知,不為人見。

    意思就是說,現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這事兒是我干的,但是誰都沒有證據,所以我現在就能站在這里跟你胡扯。如果被人抓到了把柄,那我就該攤上大麻煩了,畢竟打斷了一個國公的腿,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朱瞻基呸了一聲,說道:“少扯那些沒用的。你先跟我說說,扯著徐景昌他們進來干什么?不是咱們兩個開盤口么?”

    楊少峰道:“咱們兩個開盤口是沒錯,可是現在滿打滿算一共就兩支球隊,你覺得有人會信得過咱們兩個?他們就不擔心咱們搞黑幕?

    拉上徐景昌他們就沒問題了,徐景昌好歹也是堂堂的世襲國公,他家的球隊就算不敢跟你的球隊踢,也肯定敢跟我家的球隊踢,所以這輸贏就不太好控制了,別人也就敢下注了。

    如果再進一步講,就是幾個國公家的球隊互相踢,其他侯伯家的球隊也互相踢,反正就是各家都有球隊互相踢,不也挺好玩的?到時候球隊多了,大家也就敢下注了,這錢不就進了咱們的口袋?”

    朱瞻基眨了眨眼睛,點頭道:“有道理。那就這么著,回頭我先去找徐欽他們商量商量成立球隊的事情。

    不過,你整出這么多的球隊出來,到時候比賽什么的怎么辦?原來不是說按州府舉行聯賽的嗎?”

    楊少峰道:“聯賽是州府舉辦的沒錯,但是那玩意能賺的錢有限——百姓下注,你不加限制,那成什么了?勛貴們的聯賽是勛貴們的,他們敢賭爵位都隨他們,管他們去死。”

    “呸!”朱瞻基呸了一聲,又接著說道:“還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說了,朝鮮國王李芳遠遣王子李祹來朝,你不準備好好接待一下?”

    楊少峰問道:“這個李祹是朝鮮世子?還用得著讓咱們接待他?區區一個朝鮮王子,他哪兒來那么大的臉?”

    朱瞻基道:“朝鮮世子是李禔,被封為讓寧君,而李祹卻被封為忠寧君,這次來朝,估計李芳遠已有廢立之意,也差不多該定下來了。

    我合計著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有坑朝鮮的機會你還能放過?趁著現在李祹還沒有被立為世子,該燒冷灶的時候就得燒,回頭也好坑他。”

    楊少峰摸著下巴沉吟了半晌,忽然問道:“咱們先捋一捋啊,如果李芳遠掛了,那他的廟號怎么算?”

    朱瞻基道:“李成桂廟號太祖,那李芳遠的廟號就應該是太宗,至于李祹,到時候就得看他是個什么樣兒的了,如果好的話,或許能得個文宗之類的廟號。”

    楊少峰點了點頭,問道:“這貨什么時候能到順天府?回頭先拉著他看球,再帶他看看學堂,多賣點兒四書五經給他,回頭再弄個雙邊之類的合約,商量商量咱大明在朝鮮駐軍的事兒。”

    朱瞻基道:“反正快到了,等他到了之后我讓人告訴你消息,你也好提前準備準備,咱們好好坑他一筆銀子。”

    楊少峰點了點頭,忽然又笑道:“剛才你還說我不是什么好東西,現在你自己都這般模樣,難道又是什么好東西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我團長叫李云龍縱橫河山閑庭驕女大唐龍旗女將為妾:戲精王爺裝啥呀從特種兵開始的神級背包重生逍遙君王重生在初唐我的戰場我的連我是范蠡我的三國大改造玉人來冷傲仙尊:聘徒為妻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明咸魚第一百七十四章 朱瞻基也學壞了》,方便以后閱讀大明咸魚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明咸魚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ag电子如何爆大奖 关注哪些微信公众号可赚钱 中彩票三分彩独胆计划 真人龙虎斗论坛 北京快中彩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宝典 福彩免费计划下载 1月2日篮彩 广西十一选五 vr吃鸡游戏叫什么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